健康大河南手机版
当前位置: 新健康大河南 > 医界人物 > 正文

刘艳艳

发布时间:2017-11-10  来源:   
2017-11-10  健康大河南

  人物:河南省肿瘤医院淋巴综合内科病区主任 刘艳艳

  简介:河南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,内科副主任,内科学博士,郑州大学全额资助博士生导师,郑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,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。1994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,2007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内科学博士学位,曾在美国Nebraska大学医学中心从事博士后工作。现任河南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,淋巴综合内科病区主任,河南省肿瘤研究院淋巴瘤研究所所长。

  初见刘艳艳

  初见刘艳艳,很难把这个身材娇小、面容清秀的美女与淋巴瘤权威专家联系起来。秀发轻扎脑后,交谈中偶尔扶下镜框,一袭医装整洁自然,露出来碎花裙边,气质优雅,语音温婉。

  在世界淋巴瘤日到来之际,在充满花香的办公室里,这位性格从容淡定的美女医生聊起了她的生活,她的病人以及对淋巴瘤的一些见解。真诚的眼神,浅浅的笑容,轻声细语,让人如沐春风。

  在很多人眼中,肿瘤医院医生不好干。除了给予最好的治疗外,还要在心理层面上引导患者面对人生。爱笑的刘艳艳人缘很好,从大家都愿与她亲近,“病痛的折磨只是一方面,对于患者来说,内心的阴影更可怕。”

  刘艳艳,河南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,内科副主任,内科学博士,郑州大学全额资助博士生导师,郑州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,河南省学术技术带头人。1994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,2007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内科学博士学位,曾在美国Nebraska大学医学中心从事博士后工作。现任河南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,淋巴综合内科病区主任,河南省肿瘤研究院淋巴瘤研究所所长。以下是访谈实录。

  “从容女”的简单生活

  记者:业余生活中有哪些娱乐方式呢?

  刘艳艳:我除了工作,休息时间还是工作,因为工作有病人,要查房,要门诊,还要需要做一些研究的任务,所以在家也是忙工作,查资料,写论文。长时间的这种工作习惯也都习惯了,不觉得累,挺好的。因为喜欢,所以从来没觉得累。

  刘艳艳说,除了医疗事业,她简单的生活没多少空间容纳其他。不出去看电影,很少逛街,没有娱乐活动,“没什么其他爱好,有爱好的话也就是这个了。”她指了指办公室书柜里的一排排的医疗文献。

  记者:最想对你家里孩子说什么?

  刘艳艳:说到孩子,有说不完的抱歉。从小孩子都是我爸妈他们带,自己陪他的时间特别少,心里很亏欠他的。在他三岁那年,我有出去上博士和出国工作的机会,当时也是考虑各方面,内心也很不舍得,但是没办法,选择学医就需要不断向前,希望孩子能理解妈妈。

  刘艳艳1994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,2007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内科学博士学位,博士毕业后毅然决定远涉重洋,赴美国做博士后研究。但是,家中的两方老父母与丈夫,年仅3岁的孩子,如果她去美国,他们怎么办?谁来照顾?面对家庭的爱与事业面临着两难的选择,家人看出了刘艳艳的犹豫,说服让她去美国,不管前方有多少困难,多少挫折,只要努力,一切都不是问题,家人的支持给了艳艳莫大的动力。

  最好的教育,是父母以身作则,妈妈这么优秀,对医学孜孜不倦的追求,我想这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吧。刘艳艳的孩子现在上外国语,成绩很优秀,或许是妈妈这种榜样的牵引。

  记者:平时朋友多吗?朋友眼中的你是怎样的呢?

  刘艳艳:“朋友都觉得我很从容,就老是不跟他们玩耍,因为没有时间。朋友们也很理解。”

  这是刘艳艳给自己下的定义。然而就是这位“从容美女”,无数次从死亡边缘挽救了病魔缠身的患者。

  我与患者的故事:一个女肿瘤医生的生死观

  记者:好的肿瘤医生也是好的心理医生,你怎么看?

  刘艳艳:有些病人面对已经诊断出来的结果,不愿意接受现实,我们给病人开导只有经过积极合理的治疗才能将肿瘤控制。现在很多病人对化疗有恐惧心理,化疗作为癌症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,它在杀灭癌细胞的同时,也对正常细胞造成伤害,还常出一系列副反应,我个人也主张医生根据自己的经验全面评价病人的情况,恰到好处地为病人选择治疗方式,治和不治需要讲究中庸之道,医学上现在也在逐步完善监控体系,不仅仅依靠医生的经验。另外人体每天都在产生肿瘤细胞,当人体的监控功能下降、抵抗力薄弱的时候,恶性肿瘤细胞就存活下来,癌就出现。所以我们让他们首先要内心充满正能量,尽大可能用身体里的正气抵抗癌症。人活着要讲究生命的质量,因为生病,家人倾其所有来医院治疗,为的是让病人能活着,开心的活着。病人是我们非常好的老师,很多东西是书本上学不来的,都是从病人身上学来的,所以我特别感激病人,当然要对病人好。

  我与患者的故事

  记者:从医多年,哪位患者的印象最深刻。

  刘艳艳:记得有位年轻人,他检查出来是淋巴瘤,经过第一次治疗,情况很快好转,基本痊愈。交代他定期来复查(淋巴瘤复发的可能性大),可是,半年时间过去,没见他来,突然有天他肚子疼着来到医院,说他后悔没听医生的话,第二次治疗我更加重视,仔细观察他的情况,尽量给他最好的治疗,第二次治疗也很成功。再次交代要复查,可这位年轻人再次将医生的话置之不理。果不其然,他第三次来医院了,依然说不该擅作主张不来。这样的病人,他体会到了生命脆弱时,就能理解我们的所有建议了。生命是很脆弱的,所以我们尽量把疾病控制在萌芽中。


[责任编辑: 简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