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大河南手机版

小小气管炎,3万块还没治住,竟然让黄甡一把中药糊糊搞定了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  来源:   
2020-03-10  健康大河南

  生生不息,济济一“黄”。

  365天中一个普通的早八点,

  这里依然是几乎全河南

  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。

  孩子或哭或笑,大人或牵或抱

  这里是黄甡大夫的诊室门前

  无药亦可济世,点推既能祛病

  他是全国儿科“内病外治”名医

  “有个孩子花3万块

  都没治住的支气管炎

  让黄生老师用擦中药糊给治住了……”

  一个家长的讲述迅速在人群中传播开来

  其实不是“黄生”,而是黄甡(shen)。

  很多人人云亦云喊“黄生”

  但丝毫不影响他

  在千万河南宝妈心中的“男神”形象

  (本文要感谢王家卫、梁朝伟以及《一代宗师》,部分小标题是他们写的)

  宗师

  为什么武术叫功夫?

  功夫其实就是时间。

?

  近期,喜姑娘写过一篇他的文章,结果很严重。

  黄甡看儿科病,为啥爱开“三伏贴”?

  喜姑娘挂在床头的“黄甡育儿经”,今天奉上,拿走不谢!!

  手机变成了循环音乐的播放平台:等,等,楞等……嘟噜噜噜……等,等,楞等……嘟噜噜噜……

  不到1小时,喜姑娘就接到了七八个电话,“能帮忙加一个‘黄生’的号吗?我实在挂不上,真不行,我给你转钱买个黄牛号也行。”(当然,这不符合正常操作,哪怕是喜糖也不行。)

  喜姑娘印象中的黄甡,是在诊室里能左右开弓看病的“神医”,是总有无数办法让孩子瞬间不哭闹的黄爷爷,是随便开一次讲座就万人抢票的儿科大腕。

?

  想象中跟他促膝深聊应该在轻音乐环绕的某家咖啡厅,却不料是在郑州一个36℃荒凉燥热的午后。

  医院走廊,他拎着听诊器肆意地走着,但神情肃穆,满身写着“生人勿扰”的潜台词。

  心里有多大的梦想,他就有多寂寞;身上有多大的担子,他就有多孤独。

  数十春秋,日诊百人,他身上的功夫,早已在时光里酿造成一杯浓郁的酒,传承弘扬“内病外治”,是他永不放弃的执念。

  有 无

  外治疗法,可有可无?

  人不辞路,虎不辞山。

  “外治疗法”可有可无,这是一些人的观点。

  提起“内病外治”,他身上的光环迅速内敛。面色也暗了下来,“‘小儿外治’是我的心结”,他幽幽说道。

  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话:“良丁不废外治。”

  “良丁”,是指最高明的医生;“外治”,是相对于“内治”而言的,包括针灸、按摩、熏洗、敷贴、膏药、足疗、耳穴、灸法等在内的治疗办法。

?

  “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从古至今,哪怕最高明的医生都不会废除外治,因为不打针、不吃药,就能把不肯服药的人、不能服药的病给治好,这多好啊,这是老祖宗传给我们的财富啊。”

  数百年来,在中医领域曾有外治“统治百病”之说,而今在医生功利型医疗、家长功利型瞧病的影响下,这一经典绿色疗法被“着急”的人们雪藏了。

?

  他叹了口气说,“然而现在,小儿外治沦落成什么了?明明不打针、不吃药就能解决问题,可等你真开出小儿推拿+贴敷膏药的治疗建议,家长会当场反驳:我好不容易挂上你的号,不开点药就让我们打发走了?”

  抗 生

  抗生?养生?

  我见过了高山,

  才发现最难过的原来是生活。

  最火的外治不在“庙堂”,而在“江湖”。

  “社会上的推拿比医院里的要火,名气要大,收费要高……”说起此事,黄甡教授皱着眉头,眼神如刀,表情肃穆。

?

  为什么火?老百姓需求!为什么收费高?老百姓需求!

  但是为什么到最后家长对治疗效果不满意?认为推拿不管用?

  因为社会上搞小儿推拿的不是搞中医儿科的,不懂辨证。

?

  黄甡教授舒展开眉头说:“我们这里的医生,都是中医药大学正儿八经毕业的研究生,对病辨证施治,用药斤斤计较。因为小儿外治不是培训两下子、看几本书就能立即上手的简单学问,相反,这是一门精准的学问。”

?

  现在很多着急的家长、着急的医生,是很毁孩子身体的。

  用抗生素、激素、大剂量中药,当时药效很好,但长久看,却毁坏了孩子的身体。

?

  “是药三分毒,”黄甡教授说,防病很重要,“拒敌于千里之外”,就不用担心怎么治它了,在这方面,中医外治疗法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国家领导提出的“健康大中国”,大健康指的可不是说孩子来了都去输水,都去吃药。

  防病就在平常,除了自身注意生活细节外,外治是有效的补充:三九贴、三伏贴、推拿、灸法、刮痧、拔罐……这些绿色疗法,才是顺应生命节奏的科学操作。

?

  治病、治病,不是治一时之病,而是为了长久的健康。

  心 法

  统治百病,简、便、验、廉。

 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  外治门类齐全,多具有简、便、验、廉的特点。

  面对疾病,四两拨千斤,外治有很强的优势,“统治百病”并非虚言,可保病患少受罪、少花费、久健康。

  “孩子在郑州市一家著名医院住院两个多月,花了近3万块钱,但是痰始终化不了,气喘得厉害,像拉风箱一样。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在黄甡教授的门诊室里,愁眉苦脸的强强爸问,“毛细支气管炎真的那么难治吗?”

  仔细检查后,黄甡开了一个奇特的方子:将白芥子和面粉按比例调成糊糊,在孩子的前胸后背用涂擦疗法治疗(看似简单,其实很复杂,务必请医生操作,家长不要自行尝试)

  “这样就能治病?”强强爸拿到方子后满腹狐疑。

  孩子的炎症发生在比头发丝还细的小支气管内,所以称为“毛细支气管炎”。

  肺内气体进出小支气管受阻时,就表现为喘憋。所以治疗时就要以疏通肺气、养阴清肺为主,将具有温肺利气功能的白芥子直接擦在肺俞穴、大椎穴等穴位,既不让孩子受罪,又能使药最大程度地作用于穴位,这个方法效果很好。

  黄教授笑着说,“你尽管试试吧,不行再来找我。”

  几日后,孩子的病情明显缓解,强强爸特意找到黄甡说:“中医太神奇了,当初直接带孩子来这儿看病,就好了。省钱不说,孩子少受多少罪啊!”

  “我的几个徒弟,都是搞推拿的,为什么我主教他们学推拿?因为这是最好的一种绿色疗法,”黄甡教授说,他最早把小儿推拿引到河南中医药大学一附院临床上来,1995年,大学毕业他就开始搞小儿推拿、小儿针灸,很多东西是自学的,“那时候脑子聪明,过目不忘。”

?

  看小儿腹泻,脾虚泻,湿热泻,上手一推,孩子病好得可快。“有时候,正在睡觉,就能想出一个手法来,比如有一天夜里我突然想到:把开天门的范围一直下拉到鼻翼两侧,是不是能解决鼻炎问题?我立即跳下床自己操作、琢磨、改进,总结出一套全新的手法。”黄甡说,小儿外治,他思考了很多。

?

  《一代宗师》里说,人活在世上,有的活成了面子,有的人活成了里子。

  其实,在外治这件事上,面子和里子形成了完美的统一,因为虽是外治,却达到内病尽除。

本文选自网络


[责任编辑: 田晓飞]